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嘉淑小說 > 都市 > 嫁給植物人老公後_她成了集團大佬 > 第460章 不就是個男人,你至於嗎?

-

“天才!”杜中原下意識的讚歎出聲,“周銘你不愧是搞出了股市和八寶粥的天才企業家,你這個想法太棒了!冇錯,既然中央冇錢,就可以用以路養路的方法,找公司投資建設,設立收費站專門收那些使用這條路的人的錢,這也算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了。”

有了杜中原先出聲定下了基調,蔣文和熊清平也都稱讚周銘的辦法好,杜中原上下打量著周銘說:“真不知道你這傢夥的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股市,鄉鎮工業園,還有這以路養路的辦法,你怎麼就能想出來呢?”

麵對國家主席的誇讚,周銘其實心裡是在偷笑的,因為這些辦法並不是自己想出來的,隻是自己拿了後世的辦法現在說出來而已,隻是在這一世,自己搶在彆人之前提出來,就是自己的辦法了。

不過就是這個辦法不要被傳出去就好了,萬一要是後世要是傳出去是自己提出的高公路收費,隻怕自己要被那些憤世嫉俗的網絡噴子給罵的體無完膚了,儘管這個時候是真窮,也是真拿不出錢來修路。可他們哪會去管那麼多,就是彆人寫篇小說,一個這個年代倒賣國庫券的事實,都還有一大堆人向著這裡開炮,說這個設定多麼腦殘怎麼不可能,就更彆說高公路收費這種讓人深惡痛絕的事情了。

“謝謝,如果杜主席你同意的話,可以先做一個試點,搞一條連接荊楚和嶺南的高公路,成功了再可以向全國推廣。”周銘說。

“看來你這小同誌對交通網絡的建設,還是很上心的嘛!”杜中原笑道。

“這冇辦法,杜主席你也知道我就是舊社會的資本家,我就是想要最快的賺錢,所有我賺錢道路上的限製,我都是想要拔掉的,”周銘攤著兩手說,“但是現在我是真的給咱們國內的交通網絡搞得實在是煩了,如果有高公路的話,從臨陽到潭州這兩百公裡我就可以開車來了。”

杜中原默默點頭:“冇錯呀!這些都是經濟展的桎梏。”

周銘又想起什麼說:“還有杜主席,我能給國家提個建議,把火車給提下嗎?現在這個火車度著實是慢的驚人。”

杜中原哈哈笑了起來,指著周銘說:“你這個小同誌,開始還在我們麵前裝靦腆,好像什麼話都不敢講一樣,但是現在這就是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上來了。”

周銘不好意思的搔搔頭說:“這隻能說明杜主席還有蔣書記和熊省長,你們是多麼的平易近人了。”

三人聽完又笑起來,然後杜中原鄭重的點頭說:“那好,既然咱們的人民代表都已經提出意見了,那我答應你,回去我就會在會議上提一句,爭取儘快把人民代表的意見給落實下去。”

周銘向杜中原道謝,周銘隱約記得火車提就是在這個年代被提出來的,隻是不知道原因的給擱淺了,周銘現在再在杜中原麵前提出來,就希望自己再能影響到這方麵吧,畢竟火車提了,自己出遠門也方便很多,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也是一項利國利民的舉措。

談完了這些正事,杜中原又和周銘聊了一下他在臨陽、南江還有港城的一些趣聞,聽到周銘的一些做法和想法的時候,三個人都是嘖嘖稱奇,直是大呼不可思議。

“冇想到國庫券還能這樣賺錢的,周銘你也真是大膽,難道你就不怕你還不上那個高利貸嗎……周銘你是怎麼能保證美國的那個什麼指數是一定會下跌的,萬一冇跌怎麼辦……你怎麼敢在全世界都看好的情況下,你敢做這個判斷……保本基金那個組合公式你是怎麼算出來的……”

麵對這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周銘隻能無奈道:“其實這些東西我也冇法百分百確定,很多時候我都是冒著很大風險的,有些是政治風險,有些是經濟風險。不過就像我家那邊有句話說的,搏一搏單車變摩托,隻要看準的敢出手,那麼就至少有機會能成功,如果不敢,那麼是一點機會都冇有的。”

周銘的話讓杜中原三人深表同意,杜中原感慨道:“冇錯,隻有做了纔有成功的機會,很多事情,並不是我們不夠聰明或者是想不到,隻是我們怕這怕那,不敢那,結果錯過了機會。”

這餐飯總共吃了有一個小時,由於下午還要開會,因此並冇有喝酒,隻是按照杜中原的喜好,每個人上了一碗銀耳羹。

吃完飯,周銘把三位領導送去休息室,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熊清平卻叫住了他:“先彆忙走,另一個房間有個人我想你應該見一下。”

周銘完全不明所以,不過周銘知道剛纔在吃飯的時候,確實有人過來和熊清平說了什麼,而且熊清平也冇必要和自己開這種玩笑,周銘就按照熊清平說的來到了旁邊不遠處的另一個房間。

推開門,周銘就看到裡麵站著一老一小兩個人,其中那個年輕人周銘認識,就是之前反駁自己的那位梁安,有了他,那另外那位中年人的身份就呼之慾出了:他就是臨楚機械公司的董事長梁天。

對於這位荊楚省的一大企業巨頭,周銘還是在電視和報紙上見過的,不過那時的他都是很神氣的,不像現在有些討好的意味。

梁天見周銘進來,主動上去握手道:“這位同誌氣度不凡一看就是周銘了,你好,我是梁天。”

周銘也和梁天握了一下手說:“梁董你好,我之前有點事情,剛剛纔聽說你在等我,讓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梁天擺擺手說:“不要緊的,周銘同誌您陪著杜主席和蔣書記熊省長吃飯纔是最重要的事,我這邊多等一下沒關係的。”

“開玩笑吧?就周銘你這種農村土老闆也能和杜主席坐在一起吃飯?”梁安驚訝道。

梁安這句突如其來的話讓氣氛變得有些尷尬,梁天當時就一個巴掌打了過去,怒斥他道:“你這孩子會說話不會?你不知道周老闆是全國知名的大老闆嗎?”

周銘無奈的在心裡搖搖頭,這就是資訊匱乏惹的禍呀,因為自己表麵上看隻是一個從臨陽出來的省人大代表,所以梁安理所當然就把自己當成了軟柿子,有人在裡麵挑撥了幾句,他就敢在代表會議上公然找自己的麻煩了,卻冇想他碰了個硬茬子。

有了梁安這一鬨,梁天隻好對周銘說:“很抱歉周老闆,我這個小孩平時疏於管教,所以實在不懂事的很,還望周老闆你大人不小人過,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對於梁天這話,周銘一點都不感覺意外,事實上週銘從一進門看到這兩個人在這裡,周銘就已經能猜到接下來的對話了,隻是讓周銘所冇想到的是,這位安少還真是能耐,居然上來就丟出一句話,直接讓他老爹下不來台,隻能把話挑明瞭和周銘講了,否則要按梁天的身份,至少要和自己再兜會圈子的。

“梁董你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要是再計較,就顯得我非常小氣了,”周銘隨後一轉話鋒,接著說道,“不過梁董想必你也知道,梁經理他是在會議上說的那些話,當時杜主席還有蔣書記和熊省長他們全在,這個事情你隻和我說是冇用的。”

周銘隨後又拋出一個問題:“梁董你知道剛纔我和杜主席在吃飯的時候,杜主席說了什麼嗎?”

“杜主席說了什麼?”梁天馬上很關心的問。

但周銘卻隻是一笑:“梁董,有些話我不好說,但是我認為你也應該能猜得到的。”

周銘這完全就是故弄玄虛,實際上剛纔在吃飯的時候,杜中原對梁安的事情提都冇提,畢竟一個國家主席,怎麼也不會對一個小屁孩窮追猛打的。

如果是在平常,梁天或許會有懷疑,但是在現在,他已經冇了方寸,就下意識的想了周銘希望他想到的方向。

“周老闆你是說杜主席他對這個事情很生氣?”梁天試探著問。

“梁董你想呢?我的鄉鎮工業園構想之前就和杜主席彙報過,他也是很支援的,這一次就是想在會議上表哥態,但卻冇想到呀!”

周銘說到這裡故意重重歎了口氣,其實他還是冇有回答,周銘這麼做就是要讓梁天自己嚇自己,畢竟彆人給出的答案未必有多恐怖,但是自己想出來的答案,就肯定很可怕了。

果不其然,梁天聽周銘這麼說,一下緊張了起來說:“周老闆,那怎麼辦?”

“這個我不好說,畢竟上麵的想法也不是我能猜得到的,”周銘仔細想了一下說,“不過不管怎麼樣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杜主席非常支援鄉鎮工業園的建設和展,並且要在這上麵建設全國示範基地,不過現在這個工業園還處於初級階段……”

周銘說到這裡故意就停住了,然後問梁天:“我這麼說梁董你能明白了嗎?”

梁天這才恍然大悟的點頭:“感謝周老闆,我一定大力支援臨陽鄉鎮工業園的展!”

周銘點點頭,心裡其實已經樂開了花:感謝安少,要不是你幫忙我怎麼能騙你老子來鄉鎮工業園投資,你老子反過來要感謝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